廊坊新聞網-主流媒體,廊坊城市門戶

拉卡拉(300773.SZ)再回應交易所問詢,披露更多細節后能否平息外界質疑?

2019-11-24 18:41:11 來源:界面新聞

記者| 苗藝偉

接連不斷曝出的關聯公司負面消息讓拉卡拉坐不住了。

針對深交所11月20日發出的關注函,有A股“第三方支付第一股”之稱的拉卡拉(300773.SZ)在當日晚間作出的簡單回復并沒有令人感到滿意,并遭遇了外界的繼續質疑和股價的連番下挫。

拉卡拉隨后于22日晚間再發公告回復交易所問詢。

拉卡拉在兩次公告中均聲明:考拉征信正在配合司法機關的工作,公司不能控制和實際支配考拉昆侖及考拉征信。但在最新一次公告回應中,拉卡拉以14頁的篇幅披露了更多細節。

這次,卷入負面漩渦的拉卡拉是否能夠平息質疑呢?

考拉征信否認進行數據倒賣業務

針對此次引爆輿論的關鍵新聞——央視報道的拉卡拉旗下考拉征信涉嫌侵犯公民個人信息犯罪,警方抓獲考拉征信董事長等20余人。拉卡拉表示,從2018 年 9 月考拉征信被公安機關立案調查,至2019 年 9 月考拉征信涉案事項已經由公安機關移送檢察機關,全程知情。

拉卡拉也在公告中明確表示,“考拉征信否認其進行數據倒賣業務,也表示未曾向涉及套路貸、暴力催收企業提供服務。”

此外,拉卡拉也披露了該案件的最新動態,2019 年 10 月,檢察機關將案件退回公安機關補充偵查,包括考拉征信執行董事、法定代表人、總經理在內的多名員工一直主動積極配合公安機關調查工作, 目前涉案員工處于取保候審狀態。目前案件正在偵辦過程中,考拉征信正在配合公安機關的補充偵查工作。

無法控制考拉征信日常經營?

針對公司不能控制、實際支配考拉昆侖及考拉征信的聲明,拉卡拉一方此次也拿出了更多證據。

拉卡拉表示,在公司的股權、投票權方面,考拉征信母公司考拉昆侖公司規定決議應由代表公司全體股東三分之二以上表決權的股 東表決同意通過,但拉卡拉對考拉昆侖持股比例為 32.4%,不足以對考拉昆侖股東會的決議產生重大影響;

在公司的人事方面,考拉昆侖董事會成員五名,其中拉卡拉提名董事未超過二分之一,且考拉昆侖法定代表人、 董事長不參與也無法直接影響考拉征信的日常生產經營決策。

考拉征信法定代表人為鄒鐵山,公司共有高管人員5人,其中,董事長戴啟軍,法人代表、執行董事、經理鄒鐵山,總裁、首席風險官鄭和平,監事黃燚,常務副總裁葛偉平。

不過界面新聞記者查詢發現,考拉征信董事高管大多與拉卡拉之間曾有密切關系。

公開信息顯示,董事長戴啟軍是拉卡拉元老聯合創始人、 常務副總裁葛偉平2012年起擔任拉卡拉副總裁,2014年作為股東代表參與組建考拉征信服務有限公司;法人代表、執行董事、經理鄒鐵山曾擔任拉卡拉華東區總經理;監事黃燚則曾經擔任拉卡拉便利支付事業部副總經理。

被查事件對上市主體影響有限

拉卡拉表示,上市公司將考拉昆侖列為聯營企業投資,采用權益法核算,即每期末,公司對于考拉昆侖當期凈利潤或其他權益變動,按照持股比例 32.4%確認投資收益或其他綜合收益。

根據拉卡拉披露的數據,2016-2018 年度,考拉昆侖對拉卡拉信用管理有限公司權益法下確認的投資損益分別為:-432萬元、-3.5萬元、-767.36萬元。2019年前三季度,投資虧損也高達415.56萬元。

在關聯交易方面,2019 年初至今,公司與考拉征信關聯交易金額約為 80 萬元, 約占公司最近一期經審計營業收入的 0.014%,不會對公司經營活動產生影響。

此外,在法律層面,拉卡拉表示,考拉征信、考拉昆侖均為有限責任公司、獨立法人,其注冊資本已全部實繳到位。公司對考拉昆侖的出資義務已經完成,考拉昆侖對考拉征信的出資義務也已經完成。考拉征信獨立承擔刑事、民事法律責任。

截至2019 年三季報,公司長期投資中考拉昆侖的賬面價值為 219.83 萬元。按照《公司法》、《證券法》等法律、法規的規定,依據 《深圳證券交易所創業板股票上市規則》,考拉征信涉嫌經營違規事項對公司不構成重大影響。

相關推薦

熱點

彩客彩票旧版哪里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