廊坊新聞網-主流媒體,廊坊城市門戶

51信用卡風波?51信用卡(02051)11月20日注銷已回購股份277.2萬股

2019-11-24 19:24:12 來源:智通財經網

51信用卡(02051)公告,2019年11月20日注銷已回購股份共計277.2萬股。

上市公司、頭部網貸平臺51信用卡的“驚魂”時間背后,折射出監管新動態及行業痛點。

“一晚上都沒休息。”10月22日,經濟觀察報記者再次探訪51信用卡有限公司(以下簡稱“51信用卡”,2051.HK)辦公地點時,有員工說。從21日中午被警方突擊進入,到22日發公告和聲明,51信用卡在崗員工21日凌晨仍在工作和對外發聲。

不只是51信用卡,剛剛過去的“驚魂”12小時亦讓業界無比詫異:即自21號中午11點左右有警方進入,至當天晚間11時杭州警方在官方微博發布通報,對51信用卡委托外包催收公司涉嫌尋釁滋事等犯罪行為開展調查,51信用卡員工隨后方能對外發布確切消息。

在這12個小時里,焦急的不僅是51信用卡,投資人、互聯網金融行業和市場對于51信用卡也有著諸多分析和猜測,爬蟲行為、P2P業務合規情況和貸后催收等話題都出現在有關51信用卡的討論中。

從上述話題熱度可以看出,透過51信用卡事件,大家的目光聚焦何處。

“互聯網金融行業過去幾年經歷了高增長,高增長本身衍生出很多問題。2019年以來,互聯網金融行業進入增長拐點,增速下降,致使內部矛盾激化,各類問題呈現全面暴露之勢。”蘇寧金融研究院互聯網金融中心主任薛洪言說。

調查突然而至

10月21日,當網上爆料51信用卡位于西溪谷的兩處辦公地點被杭州警方突擊調查,經濟觀察報記者第一時間趕往現場。當記者于12時左右趕到現場時,據不完全統計,兩處辦公地點的中間馬路邊停著13輛警車,1輛特警字樣大巴車,3輛普通大巴車。

記者了解到,杭州市紫霞街80號西溪谷國際商務中心G座12-15層主要為51信用卡的職能部門所在地,所在員工主要負責產品、技術、運營等工作;位于該棟樓馬路對面的另一處辦公地點,為51信用卡的行政和管理部門所在地,是主要高管和行政人員工作的地方。

一位守在12-15層的安保人員表示,每個樓層員工都是只進不出。記者詢問情況時,一名在場警官表示無法透露,要求在樓下等稍后可能會出的公告。從周邊情況來看,本次調查顯得很突然。一名在場的杭州銀行工作人員對記者表示,因為銀行和該公司有業務往來,今天有同事來做例行貸后調查,目前電話聯系不上,只能等消息。有投資人聞訊趕來,與51信用卡的客服人員聯系要求接待,未獲回應。

不過,事后有在場員工回憶當時的情景表示:“雖然事發突然,但是調查現場的氛圍沒有想象的那么嚴肅,期間我們還和警方溝通相關情況,態度挺好的,只是被要求不能對外發聲。”

大概下午三點左右,記者在一樓大堂注意到,開始陸續有人帶著口罩被警方帶走,隨后有安保人員抱著紙箱跟隨。記者于晚上六點離開大廈時,在幾名投資人的強烈要求下,51信用卡留下的員工將他們接待上樓。“不過基本上什么都沒說,讓我們等后續消息。”其中一名投資人對記者表示。

據51信用卡次日的公告,不僅是51信用卡部分員工,公司主席、行政總裁兼執行董事及控股股東孫海濤,執行董事及首席財務官趙軻也被帶走協助調查。公告還稱,需兩位董事協助之調查已暫時完結,兩位董事未被相關政府部門扣留。“孫總、趙總等公司高管昨天有配合調查,昨晚11點就已經陸續回來了。其他員工也有接受調查,正常走程序后,陸續返回工作崗位。”記者22日再次來到兩處辦公地點實地探訪時,51信用卡一名工作人員如是告訴記者。

孫海濤幾乎在公告的同一時間在個人微博上發聲,對相關情況進行了回應,表示目前51的核心管理層全部在崗在位,旗下51信用卡管家、51人品等核心業務均運轉正常。

記者在次日的實地探訪中看到,兩處辦公地點均有部分員工在辦公,在記者離開時,還看到有員工推著行李箱返回公司。

截至記者發稿,對于員工返崗情況等問題,51信用卡方表示暫不接受進一步采訪。

熱度居高不下

線下氣氛持續緊張,線上熱度居高不下。21日下午,有關51信用卡被調查的關鍵詞一直在百度熱搜的前幾位。爬蟲行為、P2P業務合規情況和貸后催收等話題都出現在有關51信用卡的討論中。“根據警方初步調查的情況,主要還是因為公司催收業務外包公司方面出現了一些情況。作為產品提供方,公司方面有配合警方調查的義務。實際上公司已經意識到外包催收團隊業務不好控制風險,因此一直在縮減規模,就目前了解,7月底就沒有再外包催收業務了,目前的問題更多是歷史遺留問題。”上述51信用卡工作人員如是回復。對于記者提出的公司是否有復盤自己曾經的外包催收團隊及業務情況問題,其回應稱這種外包不好排查,只能說是出了問題才知道相關情況,也正是基于此才不再做外包催收業務。

51信用卡被調查何以引起如此高熱度?首先,它是上市公司及頭部網貸平臺。2018年7月13日51信用卡正式登陸香港聯合交易所主板掛牌交易,這家從做信用卡卡友論壇起家的金融科技公司,目前主要經營的業務包括51信用卡管家、51人品、51人品貸,據稱擁有1億激活用戶,也曾躋身金融科技“獨角獸”之列。其次,市場圍繞它展開的討論話題,也正是目前互金行業痛點所在。“比如,為追求逆勢增長,各方紛紛向數據要競爭力,壓力傳導至上游,加劇了各類大數據公司的數據采集和交易亂象;下行周期不良率普升,為控制不良壓力,各類違規催收故態復萌;而消費貸款機構自身,也在周期壓力下加速分化,退出與跑路不絕于耳。”薛洪言指出。

有杭州地區與被催收人群接觸密切的業內人士對記者表示,就個人感覺,去年下半年出現的被催收極端案例較多,今年以來他身邊較為少見,他認為,對催收的整治已經進入后半段,對于爬蟲行為的整治或成為下一步監管的重點,因為涉及人群更多。

對于市場關心的這幾大問題,孫海濤個人微博及51信用卡的兩份公告分別予以回應:本集團所有的個人信息收集均有合法用戶授權,并不存在未經用戶授權非法盜取信息的情況;公司于2019年9月30日51人品借款人端待還資產余額為107億元,對應投資人端待還余額97億元,此外截止至2019年6月30日公司自有凈資產余額38億元,自有現金總額26億元。公司有足夠的現金和資產保障投資人權益;后續的經營活動中,將自覺并認真接受政府的指導,嚴格遵循上市公司運作規程,進一步落實各項風控措施,杜絕一切不規范的第三方合作。

然而,記者注意到,7月3日,工信部發布2019年第一季度電信服務質量通告,在用戶個人信息保護檢查發現問題的互聯網企業名單中,51人品貸因未經用戶同意收集個人信息被點名;從聚投訴平臺上可以看到,關于51人品的投訴集中于高服務費、暴力催收等方面。

51信用卡被調查的事情,同樣攪動著投資人的情緒。一名自稱在51人品上投資100萬左右的投資人對記者表示:“如果不能提前退出,也希望公司安全運作,來保障我們的正常如期退出。”同時,他還告訴記者,自己在其他幾個頭部P2P平臺都有投資,現在也有些擔憂。

那么該事件是否會影響到51人品平臺的后續發展呢?有接近51信用卡的人士對記者表示,隨著監管政策要求良性轉型和限期出清的時間表要求,未來個人投資者的投資理財渠道可能會變少,經此調查事件,平臺的流動性要接受考驗,從平臺數據上可以看到投資者情緒在恢復正常。

不尋常的21日

10月21日,除51信用卡事件,還有兩則消息同樣撥動著互金行業的神經。

同日晚間,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司法部聯合印發《關于辦理非法放貸刑事案件若干問題的意見》,明確了對非法放貸行為的定罪處罰依據以及定罪量刑標準;《關于辦理利用信息網絡實施黑惡勢力犯罪刑事案件若干問題的意見》,要求各級人民法院、人民檢察院、公安機關及司法行政機關應當統一執法思想、提高執法效能,堅持“打早打小”,堅決依法嚴厲懲處利用信息網絡實施的黑惡勢力犯罪。兩份文件均自10月21日起生效施行。

市場分析認為,《非法放貸意見》的出臺,主要是針對此前爭議不斷的“714高炮”以及“非法催收”事件。將放貸主體、非法放貸行為、高利貸、暴力催收等作為了打擊重點。

同日,銀保監會國新辦新聞發布會上,銀保監會副主席祝樹民指出,經過各方的共同努力,網貸風險出清速度持續加快,風險形勢發生根本好轉。一是風險壓降進展顯著。截至今年9月末,全國實際運營網貸機構462家,借貸余額比2019年初下降了48%,出借人比年初下降53%,借款人比年初下降35%,機構數量、借貸規模及參與人數已連續15個月下降。二是專項整治工作徹底改變了“盲人走夜路”的困境。截至7月末,全國實際運營的網貸機構實時數據已全部接入國家互聯網應急中心。其中,正常運行機構268家,一些不主動申請接入的平臺其經營活動也受到有關方面的實時監測。三是投資者風險意識增強,盲目追求互聯網金融高收益的人群越來越少,投資者的合法權益進一步得到保護。

祝樹民還指出,今年以來,停業機構已經超過了1200家,大部分為主動選擇停業退出,還有許多P2P網貸平臺準備良性退出;銀保監會、人民銀行正在會同有關地區研究制定P2P網貸機構向小貸公司轉型的具體方案。

實際上,51信用卡一直在謀求從信用卡業務向助貸撮合業務轉型。據其2019年上半年財報披露,51信用卡上半年的信貸撮合總量為138.33億元,比去年同期 129.88億元同比增長6.5%,信貸撮合筆數從去年同期的110萬筆增長27.3%至2019年上半年的140萬筆。其中,來源機構資金的貸款撮合量為48.3億,較去年同期10.99億元大增339.3%。同時,機構資金在信貸撮合業務的資金來源占比也獲得大幅提升,于2019年6月當月達到50.5%,超過個人投資人資金占比。財報預計,未來信貸撮合業務中機構資金的占比還將繼續提升。截至6月末,51信用卡稱已與超過100家銀行、消費金融公司、信托公司等各類金融機構達成合作伙伴關系。

有媒體報道指出,調查暴力催收背后,更多是催收公司通過大數據風控公司拿到被害人定位信息上門催收,讓警方反過來追查數據公司倒賣個人隱私數據的責任。對于記者提出的公司是否有向合作的第三方機構提供用戶數據,上述51信用卡工作人員回應稱從目前警方的通報來看,還是外包催收的問題。

“其實爬蟲系統很多平臺都在用,它是一種大家習慣的風控手段,只是沒有明說而已。”上述業內人士表示。但是就他了解,隨著對催收問題的深入調查,背后涉及的用戶信息泄露問題逐步進入監管視線并受到重視。

據多家媒體報道,9月份開始,杭州地區多家大數據服務公司被曝關停爬蟲業務,負責人被帶走調查。目前,摩羯科技的網站已無法打開。業內知名的第三方數據服務公司聚信立向用戶發布消息稱,于2019年9月6日停止對外提供用戶授權的運營商爬蟲服務。國內較早開展金融大數據服務公司同盾科技,也對外確認,旗下信川科技運營的數聚魔盒停止服務。

10月25日上午,最高人民法院就《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關于辦理非法利用信息網絡、幫助信息網絡犯罪活動等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召開新聞發布會。最高人民法院研究室主任姜啟波表示《解釋》對拒不履行信息網絡安全管理義務罪,非法利用信息網絡罪和幫助信息網絡犯罪活動罪的定罪量刑標準和有關法律適用問題作了全面、系統的規定。作者:黃蕾

相關推薦

熱點

彩客彩票旧版哪里下